始之於禮,真正的射禮

始之於禮,真正的射禮

晨練團謹以本篇獻給今年(2017)四月晉升鍊士的翁孟晴老師

弓道>

一、「射」與「禮」

弓道隨著各個時代的需求,演進成不同的樣貌。據說古時候,小笠原流主弓道禮法儀式,日置流主射技。兩種流派同時並存,各領風騷。然而隨時光流轉、社會情況變遷,兩派於異中求同。他們瞭解到有「禮」卻無「射技」,並不能稱之為弓道;而空有射技,「禮」若蕩然無存,亦非弓道。只有在「射技」與「禮」是一種無法分割的存在,才是「弓道」的真理。

此異中求同的證據可由明治中期以後,「弓術」及「射術」兩名詞逐漸消失、「弓道」漸為人所用的現象中得見。

如果只專注射技而不重「禮」,那麼,充其量只是在從事一種射箭的運動,這樣的行射容易流於「戲射」或「乱射」。但若太沉浸於「禮」而忽略射技,行射反而變得空洞死寂(「亡射」)。

所以說,「射」即是「禮」,「射技」與「禮」應合而為一。於是我們才能從無邪的心境開始,到電光石火放箭瞬間的「行射」,來彰顯「真∙善∙美」的真義!

日本弓道並非單純的競技運動,而是心與身的修養,一種追求自我完成(self-perfection)的道。

二、射禮的精神

自古以來,射禮就是一種在祭祀或其他正式場合舉辦的儀式,這樣的禮法在傳統上亦規範著人們的起居應對進退等日常生活行為。

所謂「射は、礼に始まって礼に終わる。」(射,始於禮,終於禮。),意思是要因時、地等遵循禮法。

用在弓道上,行射動作應莊重優雅,心境應純真清澄,射技與禮渾然天成,將這樣的真誠灌注在行射的每一箭上,就是弓道的本旨。

弓道著重精神層面的體現,唯有以至誠的心、貫徹禮節,才能展現調合之美。

射禮不只反映傳統價值,也是基本態度、動作、射法、射技等弓道在儀式上的展示。因此,自古射禮都是由以上所述基本修煉純熟的資深射手執行。

弓道修練者應銘記自古流傳下來的射禮精神與意義,專注弓道基礎的練習、射品的自我修練。

三、射禮的種類

常見的射禮可分為三種,分別是「的前射禮」、「大的射禮」及「卷藁射禮」。

(一) 的前射礼(まとまえしゃれい):

可由單一射手完成,或多位射手同時進行。多位射手同時進行的方式分兩種:皆使用同一個靶進行,或各個射手皆各有一個靶行射。

在正式典禮、慶典、競技、審查及其他各種射會開場,第一個進行的射禮稱為「矢渡(やわたし)」,通常由主辦者或活動負責人表演射禮。在室內以坐射進行、室外則立射。

坐射禮:由單一射手,或兩個以上射手進行;射手皆使用同一個靶,或每個射手各有一個靶。不論何者,其目的都是為慶祝、弔唁、或答禮。

立射禮:與坐射禮目地相同,立射原則是在戶外進行,但也可在室內進行。

(二) 大的射礼(おおまとしゃれい):

可由單一射手完成,或多位射手同時進行。通常於戶外進行,射手可穿和服或練習服以立射方式進行。

(三) 巻藁謝礼(まきわらしゃれい):

在宗教儀式(神事)、慶典及其他重要儀式的「矢渡」之前進行的一種射禮,通常由最高段位射手,或該活動之有權者進行。這類射禮也會在沒有安土的場地、雨天場合、或各種武道同時演出的演武會中使用。可以坐射或立射進行。

以上,是弓道教本第一冊中有關「射禮」的摘要簡介。

關於「射禮」,我們認為,誠如翁老師在5月7日協會舉辦翁老師晉升鍊士射會的感言所述:

「十年來學習日本弓道,重要的,從來都不是為了中靶而練習,更不是為了追求段位與稱號,而是因為熱愛在生活中,有一件事叫:『弓道』。學習的過程不是為了與他人比較,而是跟自己比較。把在學習弓道的心得、射法與射技能力的優缺點、整體基本體的表現等等,轉而回饋到生活中檢視,提醒自己要用心體會,認清自己的優勢,調和個人家庭、生活的步調,這才是真正屬於每一個個體,體現具有不同生命力真、善、美的真諦。」

(Photo by Jason Chien)

射禮,可以是一種當下的演示,將所有截至目前所積累的基本態度、動作、射法與射技,在短暫的幾分鐘內呈現出來,你希望用怎樣的方式感動所有觀禮者,希望向觀禮者傳達怎樣的訊息,由自己決定。

不可否認地,觀看翁老師演示的射禮,我們感覺到她對弓道謙卑的學習精神、對弓道嚴肅看待的態度與尊敬。是的,空有射技與段位而無禮,的確不足以服人心。

翁老師,我們愛您!感謝您一直以來的指導,並領導我們身體力行弓道精神。

恭賀翁老師晉升鍊士!

發佈留言

Close Menu